麻花小说网
 网站首页  玄幻小说  修真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其他小说  全本小说 
麻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鬼面春 > 第74章 大结局(下) > 烟绯色 阴师人生 重生之修道 神医太子爷 

第74章 大结局(下)

    那女子却苦笑一声,低头看了看缺少手臂的残破身体,神情无比的忧伤:“你都要选择遗忘,我记得这些又有什么用?”

    鬼面春听他们话里有话,纠缠不清的样子。[]急忙岔开话题,问道:“姑娘,你刚才说,是千殇公子帮你,你才能复活?那他现在在哪里?”

    那女子的笑容更是凄苦:“不是复活!是暂时让我能说能动,回到帝都,来看一眼日夜思念之人,了却一段夙愿而已!”

    她一面说,一面幽怨的看了司重光一眼。

    鬼面春不想理会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毕竟,那都是千年以前的事情了。与她相距太远,也无甚关系!

    她上前扶着独臂美人儿在旁边坐下,又问:“那阴千殇呢?他现在在哪里?”

    “他……?”独臂美人儿叹息一声,十分遗憾的说道:“他和梦三生,应该都死了吧!他们牺牲了性命将我从困凤谷救出来,而我,却已经是生无可恋了!”

    说话之间,她脸上的颜色与身上衣裳的颜色十分快速的萎顿下去,不消片刻,阴千殇用在她身上的巫术全部溃散开去!

    刚才还容貌鲜活的美人儿,此时已经无以为继,很快就在他们的面前再死了一次,变成了毫无生命气息的干尸!

    鬼面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重光倒是十分淡定,在旁边说道:“千殇公子的巫术果然了得。居然能让她在没人护送的情况下,千里迢迢。自己走回来!”

    他神色漠然。好像在谈论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鬼面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重光,你真的不记得她了么?我记得你对她是有印象的呀?以前的事情,难道你真的不打算记起么?”

    重光看了看屋外潋滟日光。释然的叹息一声:“我的心,我自己最清楚!就算我记起了,又能有什么用呢?我也给不了她想要的!还不如尘归尘土归土,就此了了,才是最好!”

    鬼面春看了一眼面前的干尸美人儿:“她对你真是执念太深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能凭借你身上的气息找到你!”

    他摇摇头,不再多做评价:“我们把她收殓了吧!”

    “好!正好地陵里面还有她的手臂,她执念千年,至少求得了一个身体上的圆满!”想了想又补充说道:“当然,人死了之后,这些就都不重要了!”

    两人找来布料将断臂美人儿裹上,鬼面春牵着她的手,启动了传送阵法。

    这一次,大概是因为手指上面的指环还有断臂美人儿的气息,她竟是第一次带着人进入到了地陵当中。

    途中又启用了两次传送,才准确的来到那樽寒玉棺的旁边。

    她将断臂美人儿放入玉棺当中,又将那断臂解开,端端正正的摆放在美人儿的身边,低声说道:“美人姐姐,你安心的去!他不愿意回想过去的事情,那你也就忘了吧!其实,能忘记过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寒玉棺里面的干尸美人儿自然是不能说话,她蹲在身边絮絮叨叨说了一阵,这才起身,将沉重的棺盖缓缓压上来一些。

    做完这一切,她起身去墓室外面等重光。

    身不由己的,她再次来到了那座静池环绕的庭院。

    还没有走近院子,便听见庭院里面传来孩童朗朗读书的声音:“人之有德于我也,不可忘也;吾有德于,于……”

    屋内有清越的女子声音传来,提醒说道:“烨儿,后面是:吾有德于人也,不可不忘也!”

    “哦!娘亲我知道了!”孩童十分恭顺,纠正之后,又开始朗朗的念诵起来。

    鬼面春听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孩童声音,听到了有女子唤他烨儿,顿时心跳如雷,身不由己的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面,孩童的脸因为长时间未见阳光,显得异常惨白,一双眼瞳却又黑又大,看上去异常幽深!

    看见她从外面进来,孩童戒备的站起身,神色当中充满敌意:“坏女人,出去!”

    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从屋内走了出来:“烨儿,谁呀!”

    “娘亲,就是这个女人,我看见她好几次了!”孩子急忙往女人跑去,指着鬼面春告状说道:“娘亲,把她赶出去!我不想看见她!”

    鬼面春在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已经震在当场,连思维都在瞬间僵住了!

    这个女人,居然与她生前长得一模一样!

    如果她还活着,现在应该就是她这般模样,眉眼安静慈软,守护和教导身边的孩子!

    可是,她明明就已经死了呀!

    当初在城门楼前,她被剪战天残忍的剥皮拆骨,孩子也被那个混蛋从十余丈高的城门楼摔下……

    两个早就已经不存在的人,此时却鲜活无比的站在她的面前,能说能动,绝对不是活铸人!

    鬼面春比见到鬼还要觉得可怖,看着那对紧紧相偎的u子,颤声问道:“你们,是人还是鬼?”

    u子两人都不回答她,只用一双同样恐惧的眼神望着她,好像她才是那个真正可怖的鬼魂!

    鬼面春正想要靠近一步,忽听见身后传来孩子嬉闹的声音:“烨皇子,我们去玩儿吧!”

    她回头看去,只见个脸色苍白的稚龄孩童往院子里面嬉闹着走了进来,一面走,还一面兴致勃勃的说道:“听说玉棺里面多了一具女尸,我们去看看吧……”

    然后,他们很快就看见了站在院子中间的鬼面春,顿时都吃惊的停住了脚步,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那个被称为烨皇子的孩童最先反应过来,大声说道:“去找擎国师,快,快……”

    几个孩童被点醒,呼啦啦一下子全部都散开了去!

    而鬼面春的身形已经乘乱靠近了那个与她生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一伸手就往她的命脉上面探去:“你是谁?说!”

    女人低呼了一声,本能的想要躲避,却苦于体内并无力量,只能在她的手里,任由拿捏!

    而烨皇子见娘亲受限制,急得扑过来对着她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坏女人,放开我娘亲,快点放开我娘亲,坏女人,我,我要杀了你……”

    小小的拳头打在她的身上,隐隐有些作疼!

    鬼面春心中情绪欺负:“烨儿,我不是坏女人……”

    慕容烨根本听不进她的话,见她死死扣着娘亲,顿时气得张口就在她的手腕上面咬了下来。

    慕容烨气极之下的这一咬十分用力,很快就咬破她的手腕……

    鬼面春感受到他的力量和他身体上面的温度,喜极而泣,放开了那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伸手将慕容烨抱进了怀里:“烨儿,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慕容烨被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初时还是十分的抗拒,后来忽然就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坏女人,呜呜,放开我……”

    而鬼面春将这个小男孩儿抱在怀里之后,真实的感受到活人的气息,情绪更是几近崩溃的抽泣起来:“烨儿,你真的还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那个与她生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上前,小心翼翼的在旁边说道:“这位姑娘,你可以放开我的烨儿吗?你吓着他了!”

    鬼面春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一手抱着烨儿,一手忽然伸向身边的女人,手指准确的扣在了她的命脉上。

    她的命脉处一片死寂,气息全无!

    鬼面春哑然:“你是死人?”

    一个长得和生前长得一模一样的死人?

    这实在太惊悚了一点!

    鬼面春正要将手收回,忽然瞥见女人素白的手腕上,绑着一条鲜红如血的红色丝线!

    她心念一动,隐约觉得那根红色丝线有些古怪,正要伸手将丝线从女人的手腕上扯下来,忽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别乱动!”

    她抬眼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灰色长袍,满头银发的古稀老者往庭院里面大步走了过来。

    她急忙站起身,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人:“你是……擎国师?”

    擎国师听几个孩子说地陵当中有坏人闯入,急冲冲的连忙赶过来,没想到看见的,居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

    而这小丫头,居然一眼就道出了他的身份!

    要知道,他阴千擎辅佐慕容皇室四十年有余,自慕容皇室倾覆之后,他就很少再露面,而这小丫头,如何能一眼就将他认出?

    擎国师站在那里,怔了一下问:“姑娘,你认识我?”

    鬼面春急忙跑过去,拉着他的手急切又欢喜的说道:“擎国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九公主慕容春呀,你不是曾经预言过,说我踏虹出生,能庇护穹苍国的安宁吗?”

    “你……真是九公主?”擎国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之间老泪纵横:“苍天有眼,皇族庇佑呀,九公主你真的还活着!”

    鬼面春扶着他在院中长椅上面坐下,带着哽咽之音问道:“擎国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烨儿还活着?那他身边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她为什么会没有心跳和呼吸?”

    擎国师长长的叹息一声,示意那个与她生前容貌长得十分相似的女人带着孩子们先出去!

    当院子里面只剩下他们的时候,他才用沧桑的语气,缓缓说道:“她披着你的皮,当然长得和你生前一模一样了!”

    “我的皮?”鬼面春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你用我的皮,另外做了一个我?”低亩夹圾。

    擎国师道:“她不是你!她只是我用你的皮做出来的一个人形傀儡而已,若没了手腕上的那根红线,她马上就会回到一张人皮的样子!”

    这就是匪夷所思的阴氏巫术!

    在普通人眼中难如登天的事情,他们却轻而易举就能办到,逆阴阳,转生死,知过去,见未来,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们所不能的!

    然后,他们整个氏族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大约是逆天之事做得太多,阴氏一族子的子嗣一直都不昌盛,大有日渐凋落之势。

    自阴氏上上上一代开始,一辈当中就只有一个天生具有灵巫之力的男丁。

    阴千擎这一辈如此,阴千摩这一辈亦是如此,到了阴千殇这一辈,也是只有他一个人天生具有灵巫之力!

    现如今,他们这一脉,更是因为阴千殇的陨逝,而后继无人了!

    鬼面春看着擎国师满是沟壑皱纹的苍老面容,本不想将阴千殇的事情告诉他,可是转念一想,擎国师说不定早就知晓了阴千殇的事情……

    她心中不觉凄怆难忍,无力的轻叹一声,终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提。

    她与擎国师坐在长椅上,看着满院云丝兰,问道:“擎国师,这一切,都是剪战天的意思吗?”

    擎国师道:“剪战天那时候被月妃迷惑心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老夫不忍见慕容皇室血脉断送,便找了一个容貌与烨皇子相似的孩子,将烨皇子替换了下来……”

    “老夫将烨皇子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在这地陵中,又找了些年龄相仿的孩子,让他们陪在烨皇子的身边,让他不至于太寂寞!”

    “没过多久,剪战天将你的人皮交给老夫,让老夫想办法用你的人皮做成人形傀儡,他说,他想你了!”

    “老夫想着烨皇子近日也时常思念娘亲,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将你的人皮做成了人形傀儡!”

    “还记得人形傀儡刚刚做好的那一夜,他抱着你,哭得悲恸万分!老夫带着几个孩子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动容落泪!”

    “次日一早,他交给老夫一叠图纸,让老夫将这地陵中设计成图纸上面所绘的场景,其余的都还好说,唯独这活铸人呀,老夫真是费劲了心思,才弄了这么几对……”

    擎国师说到这里,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了抚身边长椅另外一端的活铸人,叹道:“哎,可怜呀!”

    也不知道他是在感叹这些活铸人可怜,还是在感叹坐上帝位却扭曲痛苦的剪战天可怜!

    鬼面春坐在满院子怒放的云丝兰花丛中,与擎国师说了很久很久的话!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她急忙回头,看见重光正大步往院子里面走进来,她急忙挥手,道:“重光,你看,我遇见了擎国师!”

    “擎国师?哪有什么擎国师?”他一进来就看见她一个人坐在血凤木的长椅上,愣怔怔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古怪!

    鬼面春听了他的话,疑惑的回头看向身边的擎国师:“擎国师就在这里……呀……”

    目光所及,空荡荡的血凤木长椅上,除了她与那只活铸人少女,哪里还有什么擎国师?

    刚才还在身边,与她感慨交谈的擎国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消失不见了!

    鬼面春刚刚才从擎国师的口中得到了这一切的真相,此时随着擎国师的蓦然不见,这个真相也变得有些虚幻模糊起来!

    重光见她心神恍惚,便将她拉进怀里,柔声说道:“我们回去吧,以后少来这种地方!”

    她急忙将紧攥的手掌伸开:“重光,我说的是真的!我刚才真的见到了擎国师,他将这个给了我,不信你看!”

    这是一块剔透莹润的玉髓,上面溢动着神秘的气息。

    她盯着这块玉髓,喃喃又道:“擎国师说,这玉髓里面有他阴氏一族灵巫之精髓,他还说……”

    重光打断她:“鬼面春,擎国师早就已经死了!”

    他帮她把伸开的手慢慢握拢,有些疼惜的吻了吻她的发,柔声又说:“慕容皇室倾覆之日,擎国师就以身殉国了……”

    鬼面春听了这话,有些着急的说道:“重光,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我刚才真的看见擎国师了,他亲手把这玉髓交给我,我们还说了很多从前的事情……,还有,这地陵里面的活铸人,云丝兰,血凤木长椅,都是擎国师暗中所为!”

    她从他的怀里挣开,看着司重光,正色又道:“最重要的一点,我的孩子还活着!我的烨儿他没有死!是擎国师护住了我慕容皇室最后的血脉……”

    正说着,庭院的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个与她生前容貌一模一样的人形傀儡带着慕容烨还有身后的几个孩子,往他们面前走了过来!

    人形傀儡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玉髓,眼中露出臣服与畏惧的神色:“姑娘,请带我们离开地陵吧!孩子都还小,不能永远生活在黑暗当中……”

    说着,就要跪下去!

    鬼面春急忙上前将她一把扶了起来:“好!我带你们出去!”

    几个孩子一听说可以出去,瞬间便将她围拢在了中间:“姐姐,你真的能带我们出去吗?是真的吗?”

    她点了点头:“是真的!咱们一起出去!”

    她的目光看向慕容烨,柔声说:“烨儿,跟我出去好不好?”

    慕容烨对她依旧怀有敌意,瞪了她一眼之后,气哼哼的回答说道:“我不出去!我要和娘亲在一起!”

    说完,还往后面退了两步!

    鬼面春想了想,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只灵气四溢的圣兽蛋卵,递给他道:“烨儿乖!跟我出去,我就将这只蛋卵送给你好不好?”

    慕容烨幽深的黑眸眨巴了两下,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已经快要绝迹的圣兽蛋卵,是上古遗物哦!”

    鬼面春伸手将慕容烨拉过来,郑重的将蛋卵放在他的掌心,温言又道:“烨儿你好好爱护着它,要不了多久,它就能孵化出来了……”

    慕容烨的手一碰到蛋卵,顿时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哇!它在动呢!”

    隔着一层薄薄的蛋壳,他能感受到里面有一个神奇的小生命,与他一样,充满好奇与兴奋……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紧张又新奇的说道:“它孵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它能带我飞吗?”

    “能!它会陪着你一起长大,会带你飞,会和你一起御敌,一起守护穹苍国的安宁!”鬼面春看着他长睫投射下来的浓密阴影,一时忍不住母性泛滥,低头在他的眉心吻了吻:“烨儿,好好待它,它会替我守护你!”

    慕容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掌心这枚蛋卵上面,就算被偷吻了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鬼面春又将那些金色的荆棘条递给他:“来!将它放在这上面,这些荆棘条能给它提供元气,很快它就能破壳而出了!”

    慕容烨只觉得这一切太神奇了!

    而如此神奇的蛋卵,眼前这个‘坏女人’居然要送给自己?

    不知不觉之间,他对这‘坏女人’的印象已经好了不少!

    当鬼面春再次提出,要带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他怯怯的看了鬼面春一眼,转身紧紧攥住身边的人形傀儡:“娘亲,我要和我娘亲在一起!”

    鬼面春看了一眼那只与她生前一模一样的人形傀儡,回答说道:“好!你和你娘亲,永远都不会分开!我答应你,就算出去了,你们也会一直在一起!”

    慕容烨的脸上这才露出欣然的笑容,仰起脸,对身边的‘娘亲’说:“娘亲,我们可以出去了!”

    人形傀儡也是一脸欢喜,态度却十分拘谨,看了一眼鬼面春,低头对慕容烨说道:“烨儿,出去之后,你要听这位‘姐姐’的话!”

    慕容烨终于抛下了成见,童稚的声音认真的说道:“嗯!烨儿听娘亲的话,也听这位‘姐姐’的话!”

    鬼面春闻言,眼泪簌簌而下!

    她不在乎做娘亲还是做‘姐姐’,只要她的孩子能好好的活着,就已经足够了!

    她与司重光一起,带着他们往外面走!

    这一次,她没有启动传送晶石,而是带着所有人经过机关密道离开!

    司重光走在她身边,小声问道:“你才是烨儿的娘亲,他身边的那个只是傀儡,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他?”

    她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u子两人,低声回答说道:“不!不要让他知道太多,就让他的‘娘亲’好好陪着他吧!我在旁边看着就心满意足了!”

    人形傀儡发现她在回望他们,急忙谦卑的对她笑了笑,态度有些掩饰不住的畏惧!

    鬼面春看了看手中玉髓,心道,人形傀儡畏惧的应该不是她,而是她手中这块玉髓吧!

    这真是擎国师交给她的东西,可是,当她想要离开地陵的时候,却找遍了整个地陵都找不到擎国师的踪影!

    也许,擎国师最想要的归宿,就是在这地陵中,陪着慕容皇室的先祖吧!

    她与司重光将一重一重的千钧石闸放下来,带着人形傀儡,慕容烨,还有随行的五个孩子,一同往远处的穹苍皇宫走去!

    宫南刹一身英气勃发的戎装,带着人马轿撵正在远处等着迎接鬼面春。

    猛然之间看见那肤白貌美的人形傀儡的时候,他惊愕得直接从马背上面摔了下来:“九公主?”

    “九公主你真是九公主?”

    宫南刹俊脸上绯红一片,走到人形傀儡前面,屈膝就跪了下去:“属下恭迎九公主,恭迎烨皇子!”

    他身后的将士也都跟着跪拜了下去:“恭迎九公主,恭迎烨皇子!”

    人形傀儡与慕容烨都被这样的阵仗吓到了,齐齐把目光看向鬼面春,鬼面春道:“你们都起来吧!宫南刹,请烨皇子回宫吧!选个好日子,为烨皇子举行登基即位大典!”

    “是!”

    宫南刹刚才见到‘九公主’的时候,压抑不住心中的感情,十分激动,可是他的激动并未得到丝毫回应!

    他很快就发现这位‘九公主’的眼神是空洞而茫然的!

    她只有‘九公主’的外貌,却并无九公主的气质与神韵!

    相反,鬼面春虽然容貌稚嫩,可是言谈神态,都与九公主别无二致!

    他看了看‘九公主’,又看了看鬼面春,虽然不懂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心里还是更加愿意信服与追随鬼面春一些!

    鬼面春让他怎么做,他便定会怎么执行!

    他躬身相迎,将烨皇子等人迎回了皇宫!

    鬼面春与司重光一起,慢慢往繁华的都城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并排着往前面走,好像这一走,就能一直走到地老天荒的那一日!

    司重光不停的侧眸看身边的鬼面春,见她秀眉微蹙满腹心事,便出声说道:“还在为那断臂女子的事情介怀吗?你放心,过去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没有什么,比能跟你在一起更重要!”

    鬼面春勾了勾唇,言语有些苦涩的说道:“你是一个有过去的人,我也是一个有过去的人,我却不能如你那般洒脱……”

    他将她往怀里拢了拢:“现在这样就很好了,皇权与江山又回到了慕容皇室的手中,孩子也还活着,你心里背负的东西,应该也放下一些了吧?”

    她忽然想起一事:“重光,我得去一趟宫氏墓冢!”

    “我陪你!”他道!

    “好!”她点了点头,启动了手中的传送晶石。

    这一次,大约是因为手中有擎国师留给她那块玉髓的原因,她带着重光一起,被传送到了宫氏的墓冢当中。

    她用内元之力将沉重的海底沉香木棺盖移开一些:“剪战天!”

    她快步上前,看见的却是剪战天神色安详,面带微笑的仰面躺在棺椁中,在他的身边,她上次留下的肉干与水囊分毫未动!

    “剪战天!”她又叫了一声,带着哽咽的味道!

    司重光也跟着上前,看着棺椁中亡故多日的剪战天,难过的叹息一声,黯哑道:“他……是在用死亡赎罪吗?”

    他是在用死亡赎罪!

    也是在用死亡终结鬼面春的仇恨!

    血腥杀戮,皇权更替,爱恨情仇,随着他的死亡,都化作了浮云烟雨……

    她双唇轻颤,合上长睫的那一刻,前生与剪战天的林林总总在脑海中再次浮现,蚀骨的爱,刻骨的恨,此时都随着滑落的眼泪流逝而去!

    轻颤的身躯被重光拥入怀中,他的声音醇厚又温暖:“别难过,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未来!”

    (全文完)!
新书推荐:重生之衙内 校花的贴身鬼王 老师有枪 极品草根太子 一路拔剑 青帝重生 超级都市法眼 财神门徒 乐神无敌
《鬼面春》小说为转载作品,第74章 大结局(下)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麻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