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小说网
 网站首页  玄幻小说  修真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其他小说  全本小说 
麻花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优女盛宴 > 26.《一纸》 > 右耳非一 阴师人生 重生之修道 神医太子爷 

26.《一纸》

    “老爷,我已派人去了杨氏的娘家打听过,杨氏三年前病死后,刘公子就离开了镇子从此杳无音讯,再无联络过。”

    “那你可有拿画像去确认此人是不是刘家公子?”

    “我已经找人对过,那人说画上的人正是杨氏之子刘束,千真万确。”

    老爷的眉间的大锁,扣的更紧了。

    这样一来,所有的希望都在那一纸合约之上了。

    “老爷,依我看。。眼下只有一个办法。”

    “噢?说!”

    “。。。‘

    没想到他堂堂的抚县,居然要做出这种龌蹉小人之事,可为了月儿,他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是夜,月亮躲进了云里,整个世界漆黑一片。

    烛灯的光越来越弱,搁下手里的笔转身取了块新蜡添进了灯碗里,那火头渐渐又上来了。

    刚沾了些墨汁在笔尖,刚躬下身子还未来得急落笔,这眼皮子就垂了下来,整个人顺势趴在了桌上没了动静。

    窗户外边的人正猫着腰往里瞅,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笑。

    胡令将竹管藏进了衣袋里,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屋内。

    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子浓浓的墨香味儿,趁着烛光扫了眼四下发现不大的房屋内挂满了各种山水画,仕女图,看得他眼花缭乱。

    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收回目光赶紧四处翻找起来,该着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可就是寻不到他要的东西。

    正急的抓耳挠腮,突然撇了眼伏在桌上酣睡的刘束,看来他一定是藏在身上。

    刘束醒来,看了看桌上的画已被身体乱了墨色。摇了摇头惋惜道:“这瞌睡来的太不巧,可惜了这幅万马齐奔图啊。。”

    看着大褂上已被染上墨汁,顺手换下搁在床边,忙了半晌才想起还有东西在里面,伸手去掏,发现衣兜里空空如也。

    心头瞬间重了许多,这齐老爷果真是不愿意这门婚事的。

    三年前。母亲病逝。他带着几块干料离开了舅爷家,受了十几年的气干了十几年的活,母亲一走他再无牵挂。

    自幼对画无师自通。有人说他是画仙转世,凡是他看过的画,都能画出个原样来,外行人几乎分不出真假。

    在临县做了几年苦工攒了钱银子。就带着这门手艺,回到了桃花镇。租了间房屋住了进来。

    没有人知道他是多年前那个富商的公子,平日里他在街头卖画为生,生活倒也安稳。

    可那日,他刚摆好画摊一转身便看见了一女子从对面走来。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美得不可方物。

    再一打听,才知她是抚县大人之女。齐月。

    细细回想,娘曾提过一桩婚约。那婚约里的女子正是此人。

    看来,这是天定的姻缘,自己万不可恍然错过。

    赶忙回家换了身最讲究的衣裳便急急去了齐府,怎知齐老爷询问之后尽找他要那张纸来。

    思来想去只有发挥他的长处,幸而他齐老爷的签名凡是公贴上都可看到,自然也不难寻得,只一天功夫他已将那三个字临摹的惟妙惟肖,怕是连齐老爷本人分辨不出真伪来。

    原打算画完那张万马图当做礼物献给齐家,顺便带上这伪造的纸约,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登门那边已经下手了。

    眼下自己只能再伪造出一份,这招险棋,赌的就是他齐老爷的名声。

    被盗次日,他将婚事散播出去,更说明自己今日去齐府提亲,许多人为了凑个热闹也跟在后面当了个陪同。

    当着众人的面儿,齐老爷果然应了这门婚事。

    看着他那张有苦说不出的脸,刘束心里也不是滋味,可转念一想,这婚约本就存在,心里也就服帖了。

    回家正等着齐老爷的消息,突然听见门被人撞开。

    跑去一看,正是那天让他着迷的女子。

    “你。。”气势汹汹的女子正欲说明来意,却在见到他时突然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他便是那刘公子

    “齐姑娘。。。”看见是她,心口像揣了一头小鹿,蹦的他快要支撑不住。

    “你就是刘束?”转过身背对着他,只觉得整张脸烫的像个火炉一般。

    “正是在下。”

    一抬眼,女子已经跑了出去,待他回过神追出去时,她已消失在巷子里。

    几个月前,齐月闲来无事去逛绣铺,突然发现绣庄对面多了个卖画的摊位。

    那卖主年纪轻轻却有着不俗的气息,俊俏的面孔,整洁的装扮,整个人看起来利落有素,温文尔雅。

    尤其是他的笑容,干净的像一朵纯洁的木棉花,让她图升了许多好感来。

    自那后,她没事总喜欢去绣铺转转,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做那么多衣裳,不过是为了多见上他一眼罢了。

    “父亲,女儿已经想好,父亲乃堂堂抚县却不可做言而无信之事,女儿答应这门婚事,父亲大人不用再为此担忧。”说完,她急忙跑回了房里,镜子里的人儿早已像一颗熟透的苹果,红的诱人。

    不过几日,齐老爷感觉自己老了十岁,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一个排位面前喃喃自语道:“我答应过你,不会让我们女儿受半点委屈,没想到她为了保住我的颜面甘愿自己去受那一辈子的委屈,你放心,我断然不会让她这么做的。。。”

    被浓烟呛醒,他开始剧烈的咳嗽。

    失火了。。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他赶忙往外冲去,可屋里火势凶猛,根本冲不过去。

    大火渐渐将他包围,身上,脸上处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好在前来救活的民众来的即使。硬是将他救了出来。

    醒来时,他已身在齐府。

    嗓子像是着了火一般,燥痛难忍。

    整个脸被纱布裹了一圈又一圈,像一个巨大的蚕蛹,只留了眼睛和鼻子在外面。

    “小姐,他好像醒了。”翠儿在身边轻声提醒道。

    齐月盯着床上的人,眼泪流的更凶了。

    她将药碗递给翠儿说道:“你出去吧。”

    待人离去。她趴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刘束。你赶快好起来,我还等着你成亲呢。”

    床上的人好像听到了她的话,从嗓子里硬挤出了几个字。可从嘴里传出来变成了简单的哼叫声。

    “我听见了,我等你,我等你。”看着他痛苦的模样,齐月心如刀割。那个阳光下的偏偏男子,如今却被大火折磨的不成人形。

    安抚他睡去。齐月提着裙摆一路小跑去找她爹。

    齐老爷正跟胡令小声地吩咐什么,一看到女儿进来,立刻收住了声。

    “月儿,找爹爹可有事?”温柔地看着眼前一脸泪珠的女儿。他心疼地问。

    “父亲!”齐月突然双膝跪了下去。

    “小姐。。”胡令看到小姐下跪,赶忙跑去搀扶。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齐老爷也被她的举动着实吓了一跳。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实不相瞒,女儿在几个月前就已在街上见过刘公子。并心生爱慕,可没想到他居然与我早有婚约,女儿将这段姻缘视为天作之合,请父亲成全。”此刻再也顾不得什么颜面,只想待他好起来,与他成亲。

    “什么?那你为何不早点告诉父亲?”一脸惊愕地齐老爷万万没有想到,女儿居然会是这般心思。

    “女儿本想,总归是要成亲,便碍于羞涩没有开口。”说话的女子,早已哭成了泪人。

    “好好好,月儿乖,一切先等他好起来再说。”将跪在地上的女儿扶起来,安抚她的情绪。

    难怪那日她得知了刘束的事情后,千求万求地要他把他带回来医治。

    那场大火虽没烧死他,可也只剩了白条命给他。

    待月儿走了,齐老爷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头疼欲裂。

    作孽啊。。。作孽啊。。。

    “老爷,郎中说。。这刘束即使死不了,最多也就是个废人,就算能下床怕是也。。”

    “说!”

    “怕是也不永不会有子嗣。”胡令低着头,硬着头皮将这话说了出来。

    “这是老天在惩罚我啊。。。”齐老爷紧紧闭起双眼,不禁老泪纵横。

    事已至此,他纵使万般悔恨,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那活寡之罪。

    每天,她都会在他的耳边不停地说些什么。

    他的手指不时地在她的手掌敲打,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语言。

    病床之上,她在他身边和衣而睡,仿佛这便是他们的。

    在她的贴心照料之下,刘束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虽还不能把话说全,可眼珠子已经开始变得活络起来。

    忽有一日,齐老爷让她相陪去街上走走,她万般不舍地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说:“等我回来。”

    可她没有想到,再回来,等待她的只剩一具冰冷的身体。

    刘束,早已赴了黄泉。

    她趴在他的身上,久久不肯离去,翠儿在一旁抹眼泪,那刘束死之前已能将小姐的名字喊出来。

    办了刘束的丧失,齐月已经变得恍惚,她经常在梦里看见他,春光下,唇红齿白的青年坐在画摊之中,对她微笑。

    她伸出手对他呼喊着:“带我走吧”

    可他却摇头向后退去,突然之间那些画全都着了火,满天废物的纸灰迷蒙了她的双眼,再望去,他便不在了。

    她从梦里惊醒,看见刘束好生生地睡在她的旁边,将脸贴在他的背上,尽是那样的温暖。

    次日,翠儿的惊呼声响彻了整个齐府,待众人去到,只见齐月直挺挺地悬在房梁之下。

    桌上摆了一张纸:“夫去,妻随,誓约不改,天命难违。”

    齐老爷望着纸上娟秀的字体,张着嘴倒了下去。

    桃花镇的桃花开的正欢,可他再也闻不到了。

    《优女盛宴》全书完
新书推荐:重生之衙内 校花的贴身鬼王 老师有枪 极品草根太子 一路拔剑 青帝重生 超级都市法眼 财神门徒 乐神无敌
《优女盛宴》小说为转载作品,26.《一纸》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麻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