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小说网
 网站首页  玄幻小说  修真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言情小说  其他小说  全本小说 
麻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最强皇帝 > 第368章 衣锦还乡(九) > 剑花如梦 暗影猎手 嫁了,别惦记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368章 衣锦还乡(九)

    第九章衣锦还乡(九)

    夜已深了,岳卓回到大帐,解下佩刀,放到兰锜上,转身朝着胡床,一屁股重重的坐了下去,懒懒的伸了下腰

    旁边一名小军赶忙过来,替岳卓脱去鞋袜,端来热水,给他泡脚

    岳卓半眯着眼睛,享受着脚部传来的温热,浑身上下渐觉放松方才,他又到营中四处巡查了一番,这已经是今晚第三次巡查了

    岳卓不敢掉以轻心,这是他第一次独自负责一营的防务,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忐忑,尽管不大可能遇到什么突发事件,但岳卓依旧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放松。

    此次出行,弘农王的扈从侍卫,共有百余人,这么多人,自然不可能全部去侯府入值,因此,除了典韦日夜贴身护卫外,其余的卫士,便分作两班,由史阿、岳卓领班,轮流入值。

    今夜,轮到史阿入值,岳卓则领着另一班卫士,守卫营地。

    小军的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就替岳卓洗完了脚。岳卓满意的伸展着脚掌,感受着脚心的酥麻温热,正欲起身卧榻休息,却见一名侍卫匆匆入帐,禀道:“岳副使,有一名黄门自称奉大王旨命,要见副使。”

    “请进来。”岳卓赶忙穿好鞋袜,整理衣冠,准备迎接刘照的使臣。

    一名内侍带着满脸不耐烦的神色,走进了大帐,岳卓看到这副熟悉的面孔,心里不由得一颤,赶忙屏退了左右。

    “不知黄门此来……有何指令?”岳卓战战兢兢地的问道。

    那名内侍冷哼一声,把眼往岳卓身上,来来回回的瞧了一番,道:“怎么,岳大侠看上去似乎不乐意为蹇大人办事呐,啊?”

    “岳某怎敢。”岳卓赶忙为自己辩白:“蹇黄门对岳某有再造之恩,岳某岂敢稍有忘却?”

    “你记得便好。”内侍道:“大人有命,着你谎称弘农王旨命,点齐营中的侍卫,入府当值。”

    “这……”岳卓闻言,大惊失色,言语顿时支吾起来。

    “怎么,有难处?”内侍尖刻的问道。

    “骗过侍卫,这倒不难,只是我手上没有弘农王的旨命,又如何能入得了行宫?”

    “你到了侯府门口,大人自然会派人接应,怕什么?”内侍弹了弹长长的手指甲,轻蔑的质问道:“我看你是存心推脱吧?”

    “在下万不敢有此心思。”岳卓低身控背,小心翼翼的赔礼:“就不知蹇黄门此举,是要?”

    “哼,大人有命,你照办就是,啰里啰嗦的问什么?有些事,你还是少知道的为妙!”内侍冷着声调训斥了一句,似乎是觉得不妥,又温言劝慰道:“大人素来待你不薄,总归不会害了你便是,不管出了什么事,自有大人照拂,你放心办事便是。”

    “好罢!”岳卓暗自叹了口气,答允了下来。

    送走了内侍后,岳卓慢步踱到了兰錡前,伸手握住佩刀,却觉得如举千斤重物一般。他轻轻的将佩刀从鞘中拔出了半截,在火光的照耀下,刀身散发出一股冷森森的光芒,映照出刀身上錾刻着的两个大字——忠义。

    这是一柄不同于汉刀制式的佩刀,刀刃呈现出优美的弧形,轻薄锋利,若是被后世的人看到了,肯定要惊呼一声——日本武士刀!

    没错,这柄刀正是刘照一时兴起,依照自己记忆中的各种资料,指导匠人打造出的日本武士刀,或者准确来说,这是一柄打刀。

    当然,究其工艺而言,这柄刀与正宗的武士刀,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只不过,东汉毕竟已经有了折叠锻打的“百炼”工艺,只需稍稍引入一些概念性的后世技术,打造出的佩刀,已然堪称利器。

    这种工艺及其费时费力,即便刘照调用了尚方监的工匠和材料,也不过打造出了三十柄而已。因此,这些佩刀被錾刻上了“忠义”二字,赏赐给了身边最可靠、最得力的侍卫。

    纳刀入鞘,岳卓黯然的叹息了一声,随即便迈步出账,对门口的卫兵下令:“传令下去,众人火速起身,装束停当,随我入府当值。”

    尽管众人对这一命令有些疑惑以及不情愿,但在岳卓的积威之下,没有人出言质疑。平日的训练在此刻展现出了成果,一班侍卫迅速穿好了衣甲,挟刀上马,列队待命。

    岳卓默不作声的一挥手,率先纵马驰出了营寨,向着解渎亭侯府行去。

    侍卫驻扎的地方,离侯府不过一里多地,没过多久,岳卓一行便来到了侯府门口。

    府门紧闭着,门口连一个把门放哨的卫兵都没有,岳卓心下狐疑,纵目四望,却发现门另一边的墙根下,一伙身穿深色衣甲的人,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这边。

    看对方的穿着,不像是随驾扈从的人员,岳卓不由得心中一紧,拔出了佩刀。

    对面的人见状,也纷纷拔刀相向,两边当即对峙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岳卓暗中点算了一下,对面也有将近五六十号人,与自己相差不多,若真的动起手来,恐怕也是旗鼓相当。

    就在这时,府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名瞧不清容貌的内侍,在门后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边招手,一边低声催促道:“快进来,快,快!”

    两边都弄不清楚那名内侍到底在叫哪一方,踟蹰了片刻后,双方领头的都率先收起了武器,其余的人见状,也纷纷跟从。

    双方几乎同时往门中走去,同时又十分默契的各走一边。岳卓在经过对方身边的时候,心中暗自讶异——听脚步,看身法,对方也是身怀绝技的剑客,却不知是何方神圣?

    进了府门后,是第一进的院落,这一进的院落,除了几间门房外,别无建筑,四下都是高墙,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起到“瓮城”的作用。

    两伙人刚刚全数进来,府门便轰隆一声,紧紧的关闭了起来。岳卓虽然略感奇怪,尚还镇定,可另一伙人,见此情状,却明显的紧张了起来。

    正在这时,墙头打起了火把,有人高声喝问道:“来者何人?”

    岳卓赶紧朗声答道:“弘农王门下……”一语未毕,却听另一伙人的头领,几乎与他同时开口,高声喊道:“冲啊,杀进去,诛昏君!”

    岳卓登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暗叫一声不好,身边其余的侍卫,纷纷拔出了佩刀,只待岳卓一声令下,便要上前擒杀刺客。

    然而,岳卓却铁青着脸,楞在当地,似乎有些出神,就在这几个呼吸的空档里,那伙刺客已经朝着向里的院门,冲杀了过去。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早已埋伏好的弓弩手,紧紧一个照面,冲过去的刺客便已经被射杀大半。

    与此同时,院墙上也出现了一排排的弓弩手,他们将手中的弩箭对准了岳卓一行,毫不犹豫的扣下了弩机。

    一时间,院子中充斥着怒喝与惨叫之声,岳卓终于回过神来,他一边挥刀拨打着箭枝,一边高声喊道:“住手,我等乃是弘农王门下!”

    似乎是被岳卓的呼喊所吸引,十几支弩箭同时冲着岳卓飞了过来。岳卓一见,赶忙就地一扑一滚,耳边嗖嗖之声不绝,弩箭射在地砖上溅起的碎渣,打得他的脸庞生疼。

    正当岳卓以为躲过一劫的时候,背后一阵剧痛传来,他低头一看,胸口透出了一枚弩箭的箭头,四周一片褐红浸润开来,肺好像一只被戳破的猪尿泡一样,呼哧呼哧的喘不上气来。

    “哈哈哈哈……”岳卓怆然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蹇硕早就做好了圈套,今夜就等着他前来送死,亏他还心存侥幸,以为蹇硕真的会对他手下留情。

    尽管内侍没有言明,但岳卓心里清楚,蹇硕此举,肯定又是针对弘农王的阴谋,而且这一次,他不像以前那样,可以躲在幕后,而是会直接暴露在众人面前。他只希望,蹇硕事后能够兑现诺言,放他远走高飞,藏踪匿迹。

    然而,蹇硕就根本没准备兑现当初的诺言。

    “咳咳咳!”岳卓趴在地上,吃力的咳嗽着,血沫从他喉中飞溅而出,浑身的力气也似乎随着血沫,从他的身上缓缓流逝,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

    一片朦胧中,岳卓似乎又看到了那一道靓丽的倩影从他眼前闪过,他艰难的伸出手,似乎想要触摸到那一抹倩影。

    “阿钟……”岳卓口中呢喃道。

    他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那时的自己,年青,矫健,怀着一颗成名的野心,踏上了前往关中比武争雄的行程。

    在华阴,他一举击败了当地有名的几位剑客、游侠,名声大噪,不过也惹下了不小的冤仇——那几位剑客、游侠,或者是当地豪强的座上宾,或者自身就是当地有名的豪强,被他一个外来之人打败后,个个都心怀不忿,正准备纠集人手,前来报复。

    听闻这个消息后,岳卓也有些心慌——他剑法再高,也经不起围殴啊,可若是就这么落荒而逃,又不免前功尽弃,将好不容易挣来的名头,丢个一二干净。

    就在此时,当地数一数二的豪族令狐氏,向他伸出了援手,令狐家的家主令狐策,派人礼聘他为宾客,教导家中子弟习武。

    令狐氏乃是弘农望族,有他出头,其余的豪强自是不敢再来寻岳卓的晦气。受此厚恩,岳卓也暗暗立誓,定要尽心竭力,倾其所能,教导令狐家的子弟。

    孰料,令狐家的嫡长的公子令狐冲,竟是个沉溺于酒色的富家子弟,或许,正因如此,其父令狐策才会请岳卓来教习武艺,想凭借习武来管束令狐冲,也能使其强健体魄。

    生怕岳卓管教不了令狐冲,令狐策特地从宗祠请来了戒尺,交与岳卓。那戒尺,本是族长训诫族人所用,便如同尚方宝剑一般,令狐族人见了此尺,如同见了列祖列宗一样,打也打得,骂也骂得。

    岳卓有了戒尺在手,自是十分严厉,一时间,竟把个令狐冲拘得服服帖帖——想耍公子威风,有戒尺压着,想武力反抗,又不是岳卓的对手,令狐公子也只能徒叹奈何了。

    就这样,岳卓在令狐家呆了一年,宾主相得,甚是融洽。然而,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阿钟的出现,悄然改变了。

    阿钟是令狐家的女郎,令狐冲的同胞妹妹。随着岳卓与主家交情日厚,渐渐穿屋过房,妻子不避,宛如通家之好。在这种情形下,岳卓偶然之间,便与阿钟有了一面之缘。

    当时的岳卓,血气方刚,正是“君子好逑”的年纪,却因习武学剑,蹉跎了婚姻。如今,突然见到了一名体态窈窕,气质如兰的富家女郎,未免动起了“寤寐求之”的心思。

    然而,岳卓十分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介寒门子弟,又是剑客游侠之流,令狐策对自己再怎么礼遇,也绝没有嫁女的可能。

    可是,相思难熬,明知道自己与阿钟没有可能,但岳卓却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相思之情。

    每每有机会见到阿钟的时候,岳卓便如同是求偶的雄孔雀,不由自主的抖起尾羽来——或是显露武艺,或是高谈阔论,使尽浑身解数,只为博阿钟能多看自己两眼。

    岳卓的心思,其他人或许还未察觉,令狐冲这个花丛里的班头,却早就瞧了个一清二楚,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报复岳卓的机会来了。

    不经意间,令狐冲拐弯抹角的向岳卓提起,自己的妹妹对岳卓“有意思”。被单相思冲昏了头脑的岳卓,大喜过望,立刻把令狐冲当成了救命的稻草。

    从此,在令狐冲的“牵线搭桥”之下,岳卓将各种表达心意的信物,从金玉首饰到街上各种有趣的小玩意,不一而足,而阿钟也一一回赠了诸如写着岳卓似懂非懂诗句的诗笺、香帕叠成的同心结等等“定情之物”。

    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借物传情”后,阿钟终于送来了笺书,约他晚上来房中私会。

    岳卓得了消息,巴不得天立刻黑下来。好容易挨到天晚,岳卓换了利索的衣服,翻墙过户——令狐氏大户人家,一到晚上,各院大门紧关,人员禁绝往来,岳卓自然只能效仿飞贼行状,亏得他武艺高强,身体轻便,虽不如“飞燕”之流,倒也没闹出什么动静来。

    到了阿钟所居的小院墙外,岳卓只听墙头有一女子,踩着梯子,探出半个身子来,低声呼道:“这边”,抬头一看,却是阿钟身边的侍女。见了侍女,岳卓更加笃定,随即翻过墙去,跟着侍女往房中走去。

    进了屋子,侍女把手往左边的房间一指,示意岳卓自去。岳卓一边走,一边努力抑制住自己因为激动而发抖的身躯,他心中翻来覆去的想象着,自己见了阿钟之后,该如何的倾吐相思爱慕之意。

    当岳卓轻轻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只看见了阿钟果露在浴桶外的双肩,以及阿钟那充满了惊骇的面庞。

    随着阿钟的一声惊呼,岳卓手忙脚乱的退出了房间,随即,四周火把亮起,令狐冲怒气冲冲的带着家兵,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将岳卓打倒在地上,狠揍了一顿。

    岳卓知道自己中了计,着了令狐冲的道。他满身伤痛的躺在柴房里,只希望天亮见到令狐策的时候,可以为自己辩白。

    然而,他却再也没有见到令狐策,第二天一亮,他就被直接送到了华阴县衙,被问了一个“偷窃主家财物”的罪名后,便投入了大狱。

    岳卓不知道的是,就在昨晚,他屋中秘密珍藏着的“定情信物”,已经不翼而飞,家中的奴婢,无论是阿钟身边的侍女,还是巡夜的家兵,都众口一词,指认岳卓潜入阿钟房里,欲图不轨。

    岳卓更不知道的是,所谓阿钟对他的“意思”,全是令狐冲一口编造的,所有往来传情的信物,也都是令狐冲一手伪造的,诗笺也罢,香帕也好,对屋里姬妾成群的令狐冲而言,要多少有多少。

    在女儿的清白名声面前,令狐策也顾不上那细究众口一词的罪证到底有没有纰漏,他一边严令家中的奴婢封口,一边派人连夜走通县令的关节。

    岳卓现在唯一清楚的是,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了,从狱卒那不善的目光,粗暴的言语中,岳卓可以肯定,他们已经被令狐冲买通,取他性命,只在早晚。

    就在岳卓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县衙传来了提审的命令。在县衙的偏厅里,岳卓看到了华阴县令,他正满脸谄媚的向一名年青的男子献殷勤,而那名年青的男子,则是一脸的傲慢与不耐烦。

    看到自己来了,年青男子径自起身,来到自己身前,客客气气的将自己扶了起来,并喝令旁边的衙役打开镣铐。

    岳卓仔细望了年青男子一眼,对方体态富贵,面白无须,从那略有些尖细阴柔的嗓音可以断知——对方是一名宦官。
新书推荐:暗影猎手 嫁了,别惦记 白月光佛系日常 快穿之神识一缕 木系异能者的六零生活 不完美的你[快穿] 她总是很丧[重生] 毒舌表哥 妃要崛起
《三国之最强皇帝》小说为转载作品,第368章 衣锦还乡(九)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麻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