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崛起 > 第两千六百九十五章 迁怒于人

第两千六百九十五章 迁怒于人


    事实上偷偷关注着李梦龙的可不仅仅只有李顺圭自己,徐贤的余光就一直没有挪开过。

    所以当察觉到李梦龙站起来后,徐贤第一时间绷紧了肌肉,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她要第一时间上去拦着的。

    这么多年的姐妹了,好歹也要给李顺圭争取些逃跑的时间嘛。

    甚至动作和台词都想好了,真到了紧要关头,她就上去一把搂住李梦龙的大腿,嘴里则不停的哭诉:“要打你就打我吧……”

    只是这感人的画面并没有出现的机会,因为李梦龙全程就没有向李顺圭这边靠。

    不过李梦龙确实是在找人的,只是那人不是李顺圭。

    因为隔着不少人,所以徐贤也看不清具体的细节,但从结果上来看,一位同事脸色发白的跟在了李梦龙身后。

    这是被李梦龙给教训了?按理说不应该啊。

    李梦龙不是那种会迁怒的人,再说真的有火,直接去找李顺圭的麻烦就好,他总不会在怕的。

    那按照这个逻辑推测,问题很可能就是那位自己的了,而不是把现场弄得如此吵闹的李顺圭。

    事实证明了徐贤的判断,他们两人来到了李梦龙的电脑面前,随着他不停的指着电脑,一旁站着的那位是摇晃的幅度是愈发夸张。

    对于这个模样的李梦龙,徐贤是不陌生的,甚至允儿都不一定陌生呢。

    话说允儿好歹也出道那么多年了,见过的导演也着实不少,凶狠的不是没有一起合作过。

    更何况同李梦龙私下里也那么熟悉了,提前也都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

    结果呢?还不是在片场被李梦龙训斥的哭哭啼啼,那段时间何止是允儿难熬,徐贤也不怎么好过的。

    这衣服上就花了不少的干洗费,因为允儿每晚都抱着她痛哭呢,让徐贤只能被动换上了些棉线的衣服,吸水性更好嘛。

    不过这真的不是李梦龙在针对允儿,只能说是他的工作态度的体现吧。

    这一点其实徐贤适应的很是不错呢,甚至还认为这算是李梦龙的另一大优点。

    只是像她这么合拍的“怪胎”终归还是不多的,更多的还是李顺圭这种普通人呢。

    她一开始察觉到不对是因为大伙的热情似乎突然低沉了不少。

    尽管她也觉得早点结束是对的,但是不是太突兀了?好歹有个匀速下降的过程嘛。

    就在她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她也顺着大伙的视线看到了问题的根源。

    作为正常人,李顺圭很是自然的把面前的场面理解成李梦龙对她的怒火。

    至于说为什么不直接来找她的麻烦,那就不得而知了呢。

    李顺圭此刻心里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是觉得庆幸,李梦龙似乎是主动放过了她;但另一方面却也相当为难,这明显已经是迁怒了嘛,她要不要过去说上一句公道话?

    其实这已经是她自我美化的说法了,过去怎么可能是仗义执言,不跪下认错道歉都算是她李顺圭骨头硬呢。

    幸好她犹豫的同时,李梦龙那边也结束了同对方的交流:“以后发文件的时候细心一些,我的工作不是来给你改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

    李梦龙说话的同时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明明没怎么用力的,但为什么对方一副随时要跌倒的样子?这让他很是费解?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了自己这里,李梦龙倒不打算影响这帮人的“狂欢”。

    所以他主动过去拿了块鸡肉,一面咀嚼一面含糊不清的说道:“怎么不吃呢?老板娘还在这里呢,你们这是要砸她的招牌啊!”

    一个相当善意的玩笑,不过这帮人却下意识的看向了老板娘,这位大佬不会也生气了吧?

    好在老板娘没有那么玻璃心的,甚至还相当和善的提醒着:“如果吃不完的话可以先放着,等到饿了的时候去楼下复炸一遍就好,和新鲜的一模一样!”

    在大家各种的感谢下,老板娘笑着走了下去,只是很少人发现她身边还跟了个跟班呢。

    没有李顺圭的存在,只靠着徐贤一个人,想要炒起现场的气氛还是有些难的。

    所以很快吃着炸鸡的人就只剩下李梦龙自己,大伙都很是自觉的回到了座位上工作了起来。

    这让李梦龙相当不解,给徐贤挑个鸡腿递了过去:“怎么突然如此热爱工作了,是炸鸡不好吃吗?”

    也就是对李梦龙足够了解呢,否则她一定会认为这句话里包含了不止一层意思,总体听起来就满是嘲讽呢。

    咬下了一口炸鸡的酥皮,徐贤也没有想着给他解释,就让他继续糊涂下去好了。

    反手把鸡腿塞进了李梦龙的嘴里,这么大的鸡腿她可吃不下:“我也去工作了,你在这里慢慢吃吧。”

    李梦龙自然不会嫌弃徐贤,只是一个人在这里吃炸鸡很奇怪啊,确定没有人要来一起吗?

    孰不知他之前一个人工作的场面也没有多正常的,只能说大家彼此彼此吧,也该轮到他有些疑惑了呢。

    好在李梦龙的脸皮足够厚,不要钱的炸鸡为什么不多吃一些?

    这可是李顺圭花钱买的,作为家属,他多吃一些也算是替李顺圭省钱了,这逻辑应该能说得通吧?

    也就是李顺圭没有看到,否则一定会警告他的,这炸鸡是给他吃的吗?

    不过此刻的李顺圭也是麻烦缠身,哪里有心思来关注他在做什么。

    她此刻满脑子都是加班的事情,相当的有压力啊。

    只是仔细思考了下之后,她发现自己其实对他们所谓的加班不大了解的,多半都是通过徐贤的转述得知的。

    要不先找个明白人问问看?万一这里面有转机呢?

    但环顾四周,除非去楼上直接拉人下来,否则能问的只有炸鸡店这帮人了。

    他们常年在一楼工作,对二楼的情况应该也有所了解吧?

    “他们今晚会不会加班?你问我那我问谁去?”老板娘相当无语的回道:“如果你问的是一楼,我倒是可以给你个答案。”